顶点小说网

顶点小说网>糙将与娇花温恋舒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

糙将与娇花温恋舒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

糙将与娇花温恋舒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

作  者:谢书枍

类  别:言情小说

状  态:连载中

动  作:加入书架章节目录开始阅读

最后更新:2023-12-06 02:01:06

最新章节:第二十章 晋江独发含入V公告

预收《我死后驸马悔悟了》/《被骗婚成功后》/《娇妻难逃》,专栏可收~陆清安今日迎娶的妻子——温恋舒。出身辅国公府,姿容风华绝代,助他在父王一众庶子中,得封世子之位。可不幸的是城被破了。辅国公领兵御敌,全家被俘。闯进来的贼将,却对温恋舒几番垂问。父王也暗示他,女人可以再找,但命只有一条。于是陆清安开始纠结,女人与性命究竟要哪一个?*温恋舒不过被繁琐的礼节累困而已,谁知竟被用帕子迷晕。昏沉之间,昔日未婚夫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温柔如梦:“恋舒,你别怨我!”“只是陪他一晚,换得咱们苟命,事后你仍是我妻。”温恋舒登时遍体生寒,被裹着送入魏长稷帐中。那夜红烛未灭。*之后宫宴再遇魏长稷。他于一群安坐持守的君子中,歪撑着头,斜搭着腿,酒毫无形象往口里灌。温恋舒被规矩养大,如何喜他这般做派?她看不上他脸,太凶。嫌弃他那脾气,太冷。但他是摆脱陆清安的唯一希望!温恋舒觉的自己可以再忍一下。于是待魏长稷离席,温恋舒提裙跟了上去。无人的宫殿,魏长稷终停下来,看她的眼神深邃莫测。温恋舒吸了口气,“魏、魏将军?我写了休夫书,但他们不放我走,你能不能帮我?”男人许久没说话。温恋舒扯了扯他腰间玉佩,“作为好处,我可嫁你,成吗?”魏长稷不语,只转身。上了台阶复看向她,“还不进来。”温恋舒一懵:“做、做什么?”魏长稷关门,堵住她唇,“收点好处。”后新帝问:“爱卿此番立功,想要何等赏赐?”魏长稷往女眷处扫了眼,黑眸落在红唇过分娇艳的温恋舒身上——“臣想娶她。”登时满座哗然。【排雷详见第一章作话,微博@谢书枍】-预收《我死后驸马悔悟了》云浓是皇帝老来女,自小便极尽宠爱,她喜欢新科状元沈含章。少年情愫,总那么轰轰烈烈。她研读他每一篇文章,临摹他每一张字帖,收集他每一分喜好,努力学成他喜欢的样子。然也只换得一句——“承蒙公主厚爱,臣已心有所属。”云浓大哭一场,也有公主骄傲,决定割舍这没结果的单恋。谁知后来烟花爆破,火烧北望塔,为救她这公主,沈含章毁去半张脸。律法有定:凡入仕者,需五官端正。沈含章的前途算是断了。父皇疼她,却不能罔顾忠臣,因此给沈家两个选择:一褫夺她封号,逐回封地,无诏不得入京。二娶她为媳,云浓照顾沈寒寂,且不得和离。沈家选一,云浓带着愧疚而嫁。成婚当夜,她见到沈含章。曾经龙章凤姿的状元郎不复,他颓然而死气,“公主当知,臣不喜你。”云浓颔首,“你伤是因为本宫,便是不喜,我也当照顾你。”另外以公主尊容,保沈家一世不衰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她照顾他无微不至。但无所出是公婆心病,云浓不得已跟他商量。沈含章看了她许久道:“你我之间,做夫妻已是不易,又何必留孩子在中间遭罪?”云浓闻言微愣,往后再没提过。之后又一年,沈家表姑娘外嫁。难得沈含章吃醉回来,抱着她耳语,“浓浓,我想了想,咱们也要个孩子吧?”她诧异片刻被以唇封缄。迟到六百多日的洞房花烛,来的毫无预兆。怀胎十月分娩两人骨肉。但难产之际,却久寻沈含章不见。最后还是锦衣卫来报,“沈家表姑娘临盆,驸马如今在她那儿。”这话一出,云浓口吐血沫,当日皇城气绝了岁欢公主,而她封地,许多天后来了位昏迷的岁安公主。如此又三年,沈含章编撰地理志,带女儿游历此地。好奇的孩子扒窗而望,忽指着对面行船吃酒的某个女子惊讶:“爹爹快看,这人长的和娘亲画像一样!”“莫要胡说,娘不能乱认,幼幼的娘亲死……”沈含章说着回头,珍爱的书籍一下落了地,不可置信道:“浓、浓浓?” 糙将与娇花糙将与娇花温恋舒谢长稷免费阅读  糙将与娇花温恋舒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  糙将与娇花温恋舒笔趣阁  糙将与娇花谢书xin免费阅读  糙将与娇花谢书笔趣阁  糙将与娇花笔趣阁  糙将与娇花谢书信免费阅读  糙将与娇花作者·谢书免费阅读  糙将与娇花免费读  糙将与娇花作者谢书枍讲了什么  糙将与娇花谢书全面免费阅读  糙将与娇花作者·谢书讲的什么  糙将与娇花温恋舒全文免费阅读  糙将与娇花的古言  糙将与娇花讲什么  糙将与娇花又叫什么  糙将与娇花温恋舒魏长稷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  糙将与娇花书评  糙将与娇花作者谢书免费阅读  糙将与娇花谢书  

《糙将与娇花温恋舒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》第二十章 晋江独发含入V公告

王爷,今夜召哪位姨娘侍奉?” 庆阳王扫向他举着的托盘,上面满是姬妾名字,看到最角落处——计姨娘? 迟疑片刻…… 计姨娘是他姬妾中身份最卑贱的。 当初与人青楼谈事,无意碰到她的开/苞夜,她一支胡旋舞细腰杀人,扭的跟水蛇似的。 彼时同行某人便说:“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下,那该多舒爽?” 同为男人,他听完也不仅腰腹一热。 但身份悬殊,不想被嘲笑,也只是想想而已。 谁知后来她被一六旬老头包下,明明心里抗拒的要死,却还只能在那人怀里陪笑,双方错过的那瞬,她抬眸瞧见他。 神色楚楚,惹人生怜,竟还有丝丝求救之意。 只一眼,却无法释怀。 他终究开口把人要了过来...

相邻推荐:暴君的病弱美人(重生)  心机陛下天天碰瓷  铁衣披雪  天宇开霁  春山夜(双重生)  驸马?扬了吧(重生)  妄折娇枝(重生)  玉奴欢  请君入罗帐  穿成农门三个崽的后娘  甜宠文女配重生后  高攀  开局成帝:杀得女帝跪地臣服  纵我不往  别青山  昭昭天明  太子追妻笔札(双重生)  傻夫(女尊)  曾为吾妻择良婿  谁教你这样御夫的!  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

最新标签